槐樹

槐樹

2019.06.24作者:內江管理處 羅大明

槐花開了,花朵在陽光下格外奪目。那棵槐樹已有十多個

年頭了,有了花的映襯顯得熠熠生輝。

當初,外婆為了這棵槐樹,費足了心思才在院落里開辟出一塊地來,心滿意足地用鐵鍬一點一點將樹苗子攏進土里。外婆不喜歡狗狗貓貓,花草魚蟲,唯獨對這槐樹“別有用心”,她時不時會拿起鏟子,將樹苗邊的土翻一翻,把野花野草鏟到老遠的地方去。我就愛坐在一邊望著她。她彎下腰,拿起鐵鏟,用腳使勁地跺著樹邊的泥土,接著奮力地鏟起了一課頑強的野草,向遠處撒去。這時,年長的外婆汗水就如雨點般灑了下來,每根細發都艱難地挑起一根汗珠。周圍全是野花野草的根,只有那精瘦的樹苗筆直地立在微風中,一動不動。外婆著實對這幼小的光溜溜的槐樹苗分外關心。有一次一群嬉戲的小孩把球砸到了小樹苗,外婆可是生氣了好長一段時間。

蘊含著希望的樹苗剛開始卻不大爭氣,一直不見起色,一個月,兩個月······終于在第三個月樹苗有了生長的跡象。“它長高了,有一米嘍!”我歡喜地直叫喚,外婆笑得合不攏嘴,手溫柔地撫摸著剛長出的青綠嫩芽,像撫摸我的頭一樣輕柔,“可不是么,還要再長的呀!”

外婆一如既往地照顧著它,每日為它澆水。有一次我感冒了,那槐樹也跟著有些頹唐,葉片有些發黃,外婆弄了些肥施在上面,嘴里還念叨著:“這小家伙和你一樣嬌氣呢!”天氣一轉涼,外婆就閑不住手,從屋里拿出針線坐在槐樹旁為我織毛衣。那一針一線將冬日里單薄的陽光編織在一起,將溫暖留存在一絲一縷中,流動著的是心血與關愛。

時間在每一件事物上留下了痕跡,我已經十四歲,槐樹也高大起來,細長的枝條變成了鋼鐵般粗壯的枝干,由稀疏的根長成茂盛的足須狠狠的扎進了堅實的泥土里。外婆現在又喜歡端上一張竹條編織的小黃椅子坐在槐樹下,撫摸著被刀子般的風,刨子般的歲月消蝕的樹皮,望著一圈圈擴散開來的紋路,給我講以前久遠的故事。我總是盯著槐樹,浮想起一幕幕如詩如畫的場景,漸漸入了迷。是呀,那槐樹的每一片綠葉,每一簇交錯叢生的枝干,都仿佛張貼著,搖曳著時間帶來的風霜,悲歡離合,蕩漾著人間的陰晴圓缺,寄存著外婆的關愛和希望,慢慢地醞釀成一杯醇香的美酒,化成一朵朵天使般的花,記錄下一切。

如今,我和父母搬離了院子。有時聽到風鈴般翠葉晃動的沙沙聲,眼前隱約出現了槐樹下外婆勞碌的剪影和一首首古老的詩篇。槐花又開了,笑得如此燦爛迷人,映在縫隙中投下的光輪里,我仿佛又坐在槐樹下,聽外婆講那過去的事情。


欢乐斗地主正版下载